溱洧

抢不过白哥的魏大勋女友粉 站魏白
废话连篇创造零价值无产出的废废

殊琰|年月(二)


一篇文的开始总是很有热情的嘛……

但愿一直如此。从来都只写短篇的我(

那么继续吧w 林小殊面临人生中第一次对内心的拷问。


————


谁知萧景琰并没有站在他后面。周围行人逐渐多起来了,林殊一阵疑惑,环顾一周,却发现萧景琰、穆霓凰并着穆青三人正站在一个小吃铺前,和什么人说着话。言行尽是恭谨。

林殊最是不喜欢在游玩时碰见个什么认识的长辈了。需要客套应付不说,难得的轻松都给搞没了。他仔细一看,认出那是户部尚书楼之敬,心里一阵厌恶。这老头儿平时干的那些白日宣淫的龌龊事情他可是没少听说,林殊默默地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悄悄地钻进人群中,蹭到他们身边。

渐渐的,可以听见说话声了。

“……楼某真是好福气啊,如此巧在集市上遇见七殿下和霓凰郡主,还有穆小少爷。即是如此,林少帅怎么不见呀?”楼之敬满脸堆笑,从侍从手里拿来两三个绣工精致的布袋子,塞进萧景琰和穆霓凰的手里,又拿出一个糖果递给了懵懵懂懂的穆青,“我这儿也给林少帅备了礼呢。”

笑话,他楼之敬想继续在这朝廷立足,怎能放过这次机会?七皇子和祁王的关系那是日月昭昭,和那林家公子又是铜墙铁壁一般,迟早要成为祁王的左膀右臂;更别提穆家手握南境十万铁骑。

萧景琰和穆霓凰赶紧谢过,又解释道林殊刚刚去了别处,怕一时半会回不来。

楼之敬一边不痛不痒地闲聊着,一边琢磨着这七皇子也快成年了,和霓凰郡主竟一道来集市赏灯,总是和七皇子在一处的林家公子又不在,想必……

“哎呀,看二位殿下这么年轻,真是郎骑竹马来 、绕床弄青梅,郎才女貌、举世无双,老臣真是羡慕啊!”楼之敬此语本是恭维,想准了二人必是有情,打算投其所好。谁料,倒叫二人齐齐地愣住了,也叫背后偷听的林家小殊瞪大了眼。

“呃……楼大人误会了……”萧景琰看了看愣神的穆霓凰,慌忙开口,竟是给急红了一张脸。

楼之敬见此更是以为二人是面皮薄、害羞了,一个劲儿地恭维着。萧景琰也是嘴拙,更是耿直,不会绕着弯说话;穆霓凰毕竟还是女孩子,也不好说太多,因此好半天劲才打发走了楼之敬。

林殊早就忍不住了。他自打十分震惊地听到楼之敬乱点了一气鸳鸯谱,就差点直接冲出去了。可是随后他又看到了满面通红的萧景琰和一直低着头没怎么说话的穆霓凰,这心不知怎么就乱了,身子也僵在了原地。

他和萧景琰认识的早,这十几年几乎没怎么分开过。穆霓凰家在云南,但从小就时常来金陵暂住,一开始就和他们几个男孩混在一起,真的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之间感情深厚亲密,却从未考虑过别人会怎样看待这份无间。说起来,林殊想,他从不知道萧景琰和穆霓凰之间是否有一些他不曾注意的情愫。

他想起了傍晚见面时,萧景琰顺手从穆霓凰手中接过穆青的场景;想起萧景琰认真地告诉穆霓凰,可以叫他景琰。尽管二人都还称得上年幼,却端的是璧人一对。他为何就认定这是乱点鸳鸯谱呢?

还不到双七年纪的林家小殊,突然第一次发现了身边的伙伴已经到了可以被长辈谈婚论嫁的时候。他想得清楚又明白,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却总是慌的,摇摇晃晃地悬在半空,又乱成了一团麻;又好像一口气堵在咽喉,怎么也出不来。

深吸一口气,林殊摆出一个我什么也没听见的表情,走出了人群。

“小殊!你这么半天去哪里了?景睿他们三个呢?”萧景琰终于送走了楼之敬,正暗自松了口气,抬头就看见快步走来的林殊。

穆霓凰忙急急地把楼之敬给的布袋塞给林殊一个,像丢一个烫手山芋一样。穆青却突然开始大声地哭起来宣布着他的存在,穆霓凰不得不一边动着拨浪鼓,一边轻声哄着,抱着穆青退到人少一点的地方。

林殊拿着那布袋,连看都没看就揣进了衣服里,抬头又对上了萧景琰的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刚刚你没看见,我们偶遇了户部尚书楼大人,他——”

林殊突然伸出手指使劲地戳了一下萧景琰的脸颊,直让萧景琰疑惑地停住话头,拧着一对眉毛瞧着他。林殊心里堵,看着看着萧景琰的脸又转化成了一股莫名其妙的火气,忍不住伸头去照着萧景琰的鼻尖就咬了一口。


————tbc

没有存货了∠( ᐛ



评论(2)

热度(35)

  1. miucatbaby12溱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