溱洧

抢不过白哥的魏大勋女友粉 站魏白
废话连篇创造零价值无产出的废废

殊琰|年月(三)


还没搞明白怎么做链接,想看前文的朋友请点头像ˊ_>ˋ

依然是傻白甜的小孩子的故事。

感谢每一个肯点赞和评论和推荐的朋友orz



————


“喂——小殊,你这是做什么?”萧景琰痛呼一声,捂住自己的鼻子,不满地瞪着一脸不高兴的林殊,“你这是从哪来的火气?平白地咬我做什么?”

“我……”林殊那一向的伶牙俐齿突然就不管用了。一咬牙,一跺脚,背过身去,“我也不知道!”

萧景琰一愣,硬是给气笑了:“小殊,你可真是小孩子脾气,一点也没有长进。”

林殊一听,却是更气:“你才小孩子脾气,我早都长大了!”

“好好好,长大了……”萧景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直被黑着一张脸的林殊拽着找立在墙根处的穆霓凰去了。


不久,三个小的抱着怀里满满的吃食和玩具回来了。夜幕四合,华灯初上,一个接一个形态各异的花灯被点亮。悬挂在屋檐和小铺招牌下的纸灯,被灵巧的工匠做成了各式各样的形状。蜡烛一点,照得街巷明堂堂的,也照亮了孩子们的眼睛。

林殊左手右手都抓着点心,胳膊上还吊着个自顾自说个不停的言豫津;塞着满嘴的吃食还在嘟嘟囔囔地和萧景琰说话,早就忘记了先前的小意外。萧景琰脖子上架了个扭来扭去吃东西还掉渣的穆青,一边也兴奋地亮着一双圆圆的鹿儿眼,倒映的全是各色各样的花灯。

有鸽子模样的,有金鱼模样的,还有花猫的、胖娃娃的脸,五颜六色、悬灯结彩,就连一向安静的萧景睿和一副小大人模样的谢弼也禁不住张着嘴巴东张西望,恨不能长上十双眼睛。穆霓凰紧紧地跟在林殊和萧景琰身旁,不一会儿手里就多了好几盏灯,看到哪一个都忍不住想买,开心地蹦蹦跳跳的。

“我们多买一些,回去挂起来吧!”

“好啊好啊,我和景琰负责挂。”

“我也要!林殊哥哥,你们也要给言府挂!”

“当然,少不了你的,还有谢府。”

“哇——”

“景琰!你老惯他们,我才不去,你自己去跑言府和谢府好了!”

“别这么小气嘛,小殊,你就当陪我……”

“霓凰姐姐,我想要这个小鸟的——”

七嘴八舌,欢声笑语,这些金陵城中最金贵的一群孩子,混迹在集市人群中,和平头百姓家的孩子没有任何区别。只不过是奉了长辈命令来悄悄保护他们的几个侍从,一路跟得实在辛苦。


等游完了集市,又终于亲手挂完了几个府的花灯,把人都送回了家,林殊和萧景琰手里各拿了自己的那一盏,并肩走在昏暗的巷子里,向祁王府走去。林殊早就跟晋阳长公主报备过,自己今晚就去祁王府宿下了。他和萧景琰二人从小经常凑在一起不愿分开,因而无论是林府还是祁王府里萧景琰的小院中,都日常备着给另一个小客人的被褥衣物用具。即是如此,两人还经常无视另一床被子,直接挤在一个被窝里,抵足而眠。

花灯中的烛心已是半残,提在手中摇摇晃晃,照得二人的影子也是幢幢的。有点忍受不了安静的林殊斜着脑袋瞅了瞅萧景琰的侧脸,冷不丁地问起:

“景琰,你喜欢霓凰?”

萧景琰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时没反应过来,转过头看着林殊,眨眨眼睛:

“什么?”

这边林殊却突然不好意思起来,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偷听了他们的对话,只好背过头,梗着脖子:“我、我是说,你也快成年了嘛,有没有想过成亲的事情?”

现在轮到萧景琰不好意思了,他红着一张脸,把视线落在手中金鱼形状的花灯上:“小殊怎么突然问这个——”

“好奇嘛,你就告诉我呗!”林殊转过头对着他挤挤眼睛,让自己笑起来显得“幸灾乐祸”。

“……大概就、就交给母妃了……”萧景琰结结巴巴地说。

实际上,他自己完全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过今天晚上竟被偶遇的楼之敬给硬和穆霓凰凑了个对,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十分尴尬。他一直记得清楚,林殊和穆霓凰在小山坡上一起舞剑、一起喊他大水牛的场景,站在一起的时候着实赏心悦目。他其实早在心里认定了他们将来会成亲的事实,今天晚上又有这么一出,现在无论面对林殊还是穆霓凰都感到内疚和心虚。

更让他无地自容的是,他在认定这件事的时候明确地感觉到了自己的难过和失落。这种情绪让他感到自己背叛了好友,因此也不敢深究,慌忙将其压了下去,努力装作不存在。

现在,竟然被好友问起,他便觉得实在有必要说清楚。

“小殊,我与霓凰之间,真的是简单的兄妹之情。她与我就同亲妹妹似的,我绝没有其他的想法。尽管你们都还小,但霓凰是个好姑娘,与你再合适不过。以后一定好好待她,别再让旁的人生出其他的想法了。”

他这一番话说得极诚恳,是真的想好好促成这个好姻缘。林殊看着萧景琰认真的一对眸子,因为他前两句话而突然高兴起来的心情又跌入了低谷。

“什么啊,景琰,你在胡说什么?”林殊生气起来,瞪着七皇子殿下。

萧景琰疑惑起来,难道林殊没听懂他什么意思吗?

“我是说,小殊,你和霓凰是迟早要被指婚的,所以——”

“萧景琰!”

萧景琰被好友突如其来的连名带姓的呼唤吓了一跳,不明所以地看着一脸青白的林殊。

“我告诉你,我不会和霓凰成亲!子虚乌有的事情你怎么能说的跟真的一样?”林殊喘了一口气,思绪转得飞快。景琰既不喜欢霓凰,那就好办了呀,为什么非要把我和霓凰拉在一起?“我只想跟你待在一块,跟谁都不想成亲!我不要成亲!”

这句话一出,两个人都吓了一跳。萧景琰一怔,随即笑起来:“小殊还小,果然还是太早了啊。”

林殊气得一下子跳起来好高,指着萧景琰就叫:“你等着,景琰!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已经长大了!”

“小点声,天色晚了,快点回去,皇长兄该担心了……”萧景琰拨开他的手,一边偷偷地笑着一边拽起林殊。

“你给我等着!”压低了嗓子吼着,林殊十分不服气地快步走到了萧景琰的前面,反手拉起他奔跑起来,三两下就到了祁王府的大门口。

手执花灯的年轻的背影溶进夜幕下灯影重重的王府中,同时带走了一路的少年风语。


————


小孩子们真是让人着急呀www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