溱洧

抢不过白哥的魏大勋女友粉 站魏白
废话连篇创造零价值无产出的废废

殊琰|年月(四)


傻白甜小孩子的故事,无情节无主线只有日常和满嘴糖,为了满足自己(

我好像总是在深夜更文……

修仙大法(


————

念书,是世界上最讨厌的事了,林殊愤恨地想。

尤其是,作为将军和公主的儿子,他不得不和皇子一样到御书房去念书,——虽然能和景琰在一起这很令人开心。但是御书房的老头子们都太无趣了啊!

每次他如此抱怨的时候,穆霓凰都会开心地凑过来说,林殊哥哥,你想不想听在云南教我念书的那个特别风趣的教书先生讲的故事呀?

我不想听!他的话还没出口,萧景琰就已经搬个板凳忽闪着大眼睛羡慕地瞧着穆霓凰,兴奋地说,讲啊霓凰,还想听!

你看不出她在故意炫耀吗大水牛!林殊生气地瞪了萧景琰一眼,换来穆霓凰一个揶揄的眼神和萧景琰一个委屈的表情。


这边,一想到明天又要去御书房报到了,又不愿意听穆霓凰手舞足蹈地炫耀的气哼哼的林少帅,在院子里踢着石子踱步。

今天他把两个伙伴都叫到林府,本来为的是一起骑马去郊外游玩。谁叫林燮偏偏今天恰好得空,心情极佳,一大早就把林殊叫去背书,语重心长地叮嘱他温习功课,莫要明天在去御书房丢林家的脸。

“上次太傅状告你在书房中偷偷用弹弓和七殿下互相打闹的事情,我可还记得清楚!”林燮点着儿子的额头,一字一句地说着。直接把林殊满肚子的腹诽给压没了。

晋阳长公主站在一旁,手帕掩口,笑弯了腰。


“娘也不帮我求情……”林殊苦着脸,拾起石子,丢向院墙。

只是没想到,石子越过矮墙,另一侧却传来了一个人的痛呼:“诶呀!哪里来的石子?”

林殊一听,大惊失色,一溜烟地冲出去,对着来人就是赔罪。

“景禹哥哥,对不住对不住,我刚才心情烦闷随手扔的石子,没想到砸到景禹哥哥了……”

萧景禹本来是在进宫探望母妃时,受静嫔所托,给几个孩子带了点心。想给他们一个惊喜,才没让通报,只身亲自拎着三个大食盒向林殊的小别院走来。

现在看到林殊这个平日里总是自恃聪明的张扬公子心虚认错的样子,倒是给逗笑了。只不过,表情还是努力摆出严肃的样子。

“小殊,心情烦闷是谁都有的,你倒是何苦做这种傻事?万一经过的不是我,是林帅,是晋阳姑母,这个祸你哪担得起?”

林殊向来就有些怕萧景禹的,尽管萧景禹从来都是和颜悦色的,又非常地宠爱他们这几个弟弟。在萧景禹面前,他平日的那些鬼机灵都派不上用场,只能老老实实的。

“是,景禹哥教导的是,林殊再也不这么做了。景禹哥,里面请……”

这时,被声音惊动的萧景琰和穆霓凰也走了出来,看到萧景禹都开心地行了礼,一起坐在院中的石桌旁。

林殊其实早就看到了萧景禹手里的食盒,也猜到了来意,这时就兴奋地开始摩拳擦掌:“景禹哥,这是静姨托你带给我们的食盒吧?我可以吃了吗?”

闻言,萧景琰也是眼睛一亮,巴巴地瞅着食盒和萧景禹的脸。只不过碍于礼节,不好像一向无法无天的林殊那样随意插话。

萧景禹看看蠢蠢欲动的林殊,又看看默默吞口水的萧景琰,心里早笑倒了,但还是一板一眼地教训道:“就你聪明。这是静姨新作的点心,带给你们的,当然也有霓凰的。不过——”

他抬臂挡住了已经迫不及待伸手过来的林殊,意味深长地补出下半句话:“小殊不准吃。这是惩罚,小殊的食盒就让景琰和霓凰分了去吧。”

穆霓凰欢呼一声,无视掉一脸震惊的林殊,带头打开了三个食盒,递给了萧景琰一个,并开始从最后一个中挑喜欢的往自己的食盒里拿。

“景禹哥哥!求你——”林殊委屈巴巴地看着到手的点心飞走,使劲瞪了一眼得意洋洋的穆霓凰,拽着萧景禹的广袖就不撒手。

“小殊,甘心认罚才是气度。”萧景禹端起送进来的茶杯啜了一口,不露痕迹地把袖子挣脱了开,笑吟吟地对林殊说。

景禹哥,你一定是故意的!我看到你眼睛里狡黠的神色了!林殊在心里大声腹诽着,但表面上却不得不做出一副忍气吞声的姿态。

这边萧景琰却是坐不住了。他眼瞅着穆霓凰真的把林殊的点心挑拣了一半,又看看一脸微笑明显不愿让步的皇长兄,有些担忧地瞧了瞧一脸憋屈和委屈的林殊。他心里还纠结着,手却早已忍不住要去动眼前的点心了。母妃亲手做的点心啊!他尽管从小吃,但从未吃腻过。

母妃记挂着小殊不能吃榛子,因而没有榛子酥是一个遗憾。不过还有酥皮香甜的太师糕,馅足不腻的桂花饼,自己这盒还真是有些不满足……想拿小殊的那一份。

萧景琰再次吞了吞口水,在内心狠狠敲打自己:你怎能对好友落井下石呢?霓凰是女孩子,当然不必计较,你这么想是怎么回事……

正在他终于下定决心不去动林殊的食盒时,萧景禹却略略站起身,拿起林殊那只剩一半的食盒,尽数挪进了萧景琰的盒子里。附赠一个明显写着“哥为你争来的,吃!”七个大字的温和微笑。

萧景琰弱弱地回了一个笑容,根本不敢看林殊的脸色。在萧景禹的目光注视下,他只好慢吞吞地抓起一个桂花饼吃起来。

林殊痛心疾首地看着他的点心被瓜分,却因为萧景禹的存在而不敢造次。过了半晌,悄悄地挪动脚步,在萧景禹的注视下,蹭到了萧景琰的石凳旁,弯下腰对着他的耳朵说起话来。

“好景琰,你偷偷帮我留一点好不好?”

萧景琰的耳朵被林殊说话带出来的暖湿呼气喷得热热地,有些别扭地别过头,就着林殊弯腰的姿势对着他的耳朵悄悄说:“不用你说。快安分点,别再惹祸让皇长兄罚你了。”

林殊顿时喜笑颜开,眉毛眼角都是喜色,连忙回到自己的石凳上,端端正正地坐下了。

这边萧景禹眼看着两个弟弟旁若无人地咬耳朵,尤其萧景琰的耳根还十分明显地烧了起来,和旁边毫无察觉依然在专心吃点心的穆霓凰,不知为何感到有些不太痛快。

只不过他还没想明白自己这不痛快是怎么一回事。


不久,事务繁忙的祁王殿下就留下几个晚辈,回府去了。临走时盯着林殊,点着他的额头说,不许你抢景琰的点心,抢霓凰的也不行,不过你肯定抢不过她就是。

怎么景禹哥还有父帅都喜欢点我的额头,真生气。

前脚萧景禹一走,后脚林殊就巴巴地坐到了萧景琰的旁边,伸手就拿。他忍好久了,口水都快掉下来了。

穆霓凰对林殊这厚脸皮的举动表示不屑,翻了个白眼,继续专注地吃自己的。

萧景琰松了一口气,赶紧把食盒往小殊那边推了推,好让他拿。

林殊吃了个满嘴,口齿不清地冲他说:“景琰,你真是太好了!”


等三人把静嫔的食盒“扫荡”完,穆霓凰也讲完了她之前讲了一半的故事,三人才并排坐在林殊房间外的台阶上,无所事事起来。本来计划的骑马郊游现在也没有心情了。

林殊看看左手边,穆霓凰轻声哼着小曲儿,正埋头认真地用一大把狗尾草不知在编着什么;又看了看右手边两眼放空的萧景琰。

他心里有点痒痒。这个感觉不是一时有的。近来一段时间,他经常会有这个感觉。通常是当萧景琰认真地看着他的时候,或者是当他认真地看着萧景琰的时候,或者是当他在悄声和萧景琰说话时看到他红了耳朵的时候。当然,还有当萧景琰压低了声音,用低沉的气音在他耳边说话的时候。

林殊偷偷凑到萧景琰耳边,悄声说:“景琰,你跟我说点悄悄话可好?就像这样。”

他真是太喜欢这样啦,忍不住再试试,想看萧景琰的耳朵还会不会红起来。

果然!不仅耳朵,这次连脸颊上都浮出了红晕。真好玩!

萧景琰有些羞恼又有些别扭地瞪了满脸开心的林殊一眼,咬了咬牙,转头附在林殊主动递上来的耳朵边上:“说什么悄悄话!我可没有悄悄话要和你讲!又不是女孩子,霓凰也还在,你别胡闹!”

林殊被萧景琰这一呼一吸一句话的温热喘息给让心里痒痒地快疯掉,完全没听到他说了什么。心花怒放地转过头,凑近萧景琰的脸,瞧着他一双圆圆的鹿儿眼含着紧张和埋怨,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却鬼使神差地蹭上去轻轻地咬了一下他红红的耳尖。这还不够,随即又在耳廓上轻巧地舔了一下,才心满意足地离了开去。也不知为何就跟做贼一样,刺激地让他心跳得从来没有这样的飞快。

萧景琰冷不丁被林殊这一咬一舔,着实吓得不轻,打了个激灵,直直地给逼了个满面通红,连细白的脖颈也染上了淡淡的粉色。霓凰漫不经心的曲调都还在耳边继续着呢,他这是做什么!?林殊温暖的舌尖在敏感的耳廓上轻扫过的感觉实在太惊人,仿佛被电流贯穿全身,眼前几乎开始眩晕了。萧景琰恼羞成怒又颇为委屈地跳起来狠狠踩了林殊一脚,看到罪魁祸首大声呼痛,却掩盖不了一双眼睛中闪烁着的激动,并着一点点让萧景琰心跳加速又警铃大作的隐晦情愫。

萧景琰顾不上穆霓凰疑惑的询问,直接一溜烟跑进了房,进了里面的卧室还没忘把门关上。

林殊吓了一跳,随即也抬腿就跑。跑了两步,回过头对满脸狐疑的穆霓凰说,对不住了霓凰,我和景琰有点事要商量,你要不先回去吧?

然后就头也没回地冲进了房间。

穆霓凰愣了片刻,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一个转身就潇洒地离开了。

现在就剩下卧室里一个满面通红不知所措的萧景琰,和房门外一个不停敲门喊门的林殊。

萧景琰很绝望。

他竟然因为自己的挚友而起了生理反应这种事情,他肯定到死也不会承认的。

小殊还小,不能让他知道……

萧景琰缩在地上,绝望地想。

————

已经初通人事的景琰真美味(⁎⁍̴̛ᴗ⁍̴̛⁎)

景琰看到小殊眼中令人心跳加速的情愫可以理解为他看出了小殊自己都没注意到的缱绻的情欲(˶‾᷄ ⁻̫ ‾᷅˵)

自给自足感觉真棒,嗝(不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