溱洧

抢不过白哥的魏大勋女友粉 站魏白
废话连篇创造零价值无产出的废废

歌凯|冬夜


前两天荣耀发布会时莫名开了一个歌歌一个人留宿凯凯家的脑洞

*有些丧
*二位的具体行程如有bug是我的锅
*圈地自萌,全部虚构




站在楼道的昏暗光线里,胡歌摸出被提前放在大衣内兜里保存的一枚钥匙,打开了公寓的门。钥匙转动和门打开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楼道里显得分外响亮,他抖了一下,吸了一口气,抬起被十一月北京的冷风吹得有些僵硬的腿迈了进去。

公寓里黑洞洞的,但是暖气开得合适。胡歌把门外一起带来的小小的箱子拎进门,也不开灯,在玄关处脱掉鞋褪下大衣就径直走了进去。三居室的房子并不很大,装修简单,所有的东西都放在标准规矩的位置上,地板很干净。他路过开放式厨房的时候,洗手池金属的表面因为窗外的霓虹灯光幽幽发着亮。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

胡歌很熟悉这个公寓,他直接走向里面的一间卧室,打开门走到床前,转过身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这个房间和外面的整洁不太一样,桌上有些凌乱地摊着纸张和剧本书籍,椅子上搭着没有收好的衣服,床头还放着空了一半的烟盒。

微弱的光从床边的窗户照进来,把窗棱的条框形状模糊地打在胡歌的身上。外面巨大城市脉动的隆隆声和深冬的风吹过的呼啸声夹杂在一起,穿过隔音效果不错的墙壁后几不可闻。他躺了一会儿,等身上的寒气都散尽了,动动胳膊从裤兜里掏出手机。

屏幕的光亮让他眯起了眼睛,还带着妆的脸在白光下显得有些苍白。点开微信,无视掉首页的一溜未读红点,到通讯录里费劲地在一堆姓王的里面找到一个人,打开聊天的窗口。

「凯哥 我在你家呢」

「就你三里屯这个家 谢谢你的钥匙 今晚可以好好休息了」

两个绿色的对话框突兀地横在空白的窗口里,胡歌的手指向下滑着屏幕,但没有其他聊天记录。微信还会自动清理的吗?

他扔下手机,伸手揉了揉还有些冰凉僵硬的脸,一个挺身站起来,折回玄关从箱子里拿出洗漱用具和衣服,走进洗手间。

洗手间的灯光有点刺眼。胡歌眯着眼睛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一脸倦怠,非常难看,他评价了一下。洗手台上面放着一人份的用具,毛巾也是一人份。胡歌把自己的摆上去,然后非常快速地完成了卸妆洗脸刷牙换睡衣等一系列事情,好像被什么人催着赶着似的。

他回到那间卧室,吸了口气,然后捡起被子间的手机。

「哈哈,客气啥。」

胡歌站在床前盯着手机愣了一会儿。然后钻进被子里,埋进唯一的一块枕头里,又吸了一口气,再次打开手机。

「凯哥在忙吗」

对方正在输入……

「没有,在休息。」

「可以接电话吗」

这句话发出去后王凯几分钟没有回复。胡歌就看着这个界面,安静地等着。

他这次来北京参加荣耀的发布会,刚好离王凯家不算太远,就推了助理安排的酒店,一个人来了这里。

王凯当时交给他钥匙的时候说,你以后来北京没地方住的话,就来我这儿,我不在也能来。他听见记忆里自己的声音欢快地回答,那可不行,我就挑你在的时候,半夜悄悄摸进去吓死你。王凯笑倒在沙发上,还没忘抬起长腿蹬他一脚。

这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吧。怎么就连当时阳光打在他眼角的样子都还记得。凯哥后来没找他要过这把钥匙,竟然也没有换锁。

手机屏幕突然出现了新的回复。

「可以。」

胡歌一个激灵,从被窝里坐起来,迅速地找出那个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的号码拨了出去。

“喂,老胡?”

这个声音穿过遥远的通信卫星灌进胡歌的耳朵,他好像被烫了一样的差点丢了手机。没出息,他骂了自己一句。

“是我,凯哥。”我的声音有这么沙哑的吗?

“怎么突然打电话来?”

他就哈哈乐着,说好久没联系啦,然后啰里八嗦地把自己的行程说了一遍,好像在澄清些什么。

对面的人安静地听着,时不时地嗯嗯几声。

“……凯哥,你还在新西兰呢?”他把话题转到了王凯身上。

“嗯,还在呢。”

“新西兰时间已经很晚了吧?还没睡呢?”

“嗯,难得一个人坐坐休息想想事情,觉得挺好的。”

沉默了。胡歌盯着床对面的墙,王凯也没有继续说话。手机上的通话时间在一分一秒地增加。

不知道过了多久,胡歌艰难地开口,“谢谢啊,住你这里比酒店可舒服多了。”

对面停了几秒钟,“嗯,当然了,别客气。”

胡歌感觉有点眩晕。王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说“嗯”,他的嗓子发出这个冷淡的音节带来的低沉震动把他脑子都震得晕。胡歌突然就有点烦躁了。

“你能别嗯了吗?”

“啥?”

“我想你。”

这句话不是胡歌想说的。

对面停了好几秒,也许有一分钟,也许有一个小时。

“……胡歌。”王凯的声音比之前更加低沉,胡歌觉得彻底冷了。

胡歌挂了电话,把手机放下。他再次躺下,把被子拉到头顶,打算睡觉。狭小的空间放大了所有的感官,他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听见细微布料的摩擦声,甚至还听见了床头柜上钟表的走秒。他的双手虚虚握成拳头,不一会儿就被汗湿了。缺氧之前他把被子拉下头,大口呼吸了几下,然后又拿起了手机。

王凯给他发了一条消息。是个照片。

胡歌看着,然后傻了。占据整个照片的是自己睡着的脸。放松的睡脸,背光又昏暗,侧面轮廓却因为身后窗帘缝隙照进来的朝阳仿佛镀着模糊的金色。刘海乱糟糟地搭在脑门上,嘴角竟然还有若有若无的笑容。照片边缘依稀可见的熟悉的窗帘告诉他,这张照片就摄于他身下的这张床上。

角度糟糕,光线崩溃,构图完全失败,还有点虚了,照相的人技术真差。怎么把他照的和自己的自拍一样谜。胡歌拉下袖子胡乱擦掉掉到手机屏幕上的眼泪。

王凯以前总是比他醒得晚,即便醒来也总是半天回不过神儿,因此没少被造成这一情况的罪魁祸首占便宜。他曾热衷于醒来后偷偷拍摄还在睡梦中的王凯。那些过分好看又数量惊人的照片后来都被他自己亲手一一删除了,在他亲口向王凯提了分手后的那个晚上。

却没想到自己也曾被这个人悄悄地拍过睡颜,还被悄悄地藏了这么长时间。

胡歌觉得自己的整个胸腔都在疼痛。我要疯了,他想,我想吻他笑起来时眼角的阳光。

可是现在是黑夜呀,既没有笑着的王凯,也没有阳光。

最终胡歌哆哆嗦嗦地打了两行字。

「今天北京特别冷 风好大」

「能不能抱抱你」

对方正在输入……

「好。」


评论(1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