溱洧

抢不过白哥的魏大勋女友粉 站魏白
废话连篇创造零价值无产出的废废

歌凯|未来

依据一些旧糖写了写我一直想写的一些画面!


*圈地自萌,基于事实的虚构(x

*末尾向我圈胡大大致敬

*其实是无差,不过还是想打歌凯tag!

*给二位先生虚构了一些还算不错的过去的片段,希望你们未来都能幸福,爱你们



1

胡歌第一次见到王凯的时候,人才定妆,戏服外裹着长条的羽绒服站在雪里,像个失足穿越的滑稽的古代人。他明明自己也是同样的装扮,却还是硬要这么想。为什么觉得王凯那么像古代人?因为那人的眉眼太过端正,没有现代的轻佻,胡歌自己评价着。太适合了,萧景琰。

开机仪式时炸响在耳边的鞭炮和掌声仿佛击碎了所有的雪花,混合着自己未来搭档低沉好听的声音:“你好你好,我是王凯。”

这是第一次。当天的雪下得真妙,以至于胡歌后来每次回想在这个剧组的日子,扑面而来的都还是冰凉的、仿佛有冰糖味道的雪花。和一个滑稽的古代人伸出手的样子。


2

梅长苏笑着说,我可再也打不过你了。他好久都没笑过了,笑起来细细弯弯的眼睛模糊在一张苍白的脸上。萧景琰想着,看不清啊,瞅着瞅着就把眼圈儿红成了自己衣服的颜色。终日里面无表情的人终于对他笑了,他也破开终日板着的脸,一边转开眼睛一边挤出一个笑容。

梅长苏还在傻乎乎地举着双臂,看着对面人扯出的笑容,觉得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戏剧追求的艺术就是怎样苛刻怎样来,胡歌碎碎地说着,拉过一个没人要的铁桶磕下几节烟灰。

王凯不置可否,手里还在拿着剧本,眼圈儿还是红的。


3

阿苏杀青的时候靖王病了,没有去聚餐。第二天胡歌的车离开的时候,他还在床上打吊针,睡得人事不省的。清醒过来拿手机一看,微信里昨夜的未读消息有二十多条,全是猪头,来自胡歌。王凯深感莫名其妙,后来听郭晓然说,胡歌喝了好多,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语言,叽叽咕咕的。王凯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笑得快傻掉,这也多亏了郭晓然声情并茂的演绎。

“他明明喝不了,还总是喝过头。”说着也给那人回了几个猪头。

过了一周,靖王也杀青了。王凯又收到了胡歌的微信:恭喜殿下杀青,阿苏遥祝。/猪头


4

伪装者拍得快,等两部剧即将播出时时间更仿佛在以二倍速快进了。八月份宣传期的时候,胡歌接受采访被提及王凯生日。他只愣了半秒钟,然后就惊讶地拖长着声音:“噢——”。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在伪装者剧组告别时王凯插着兜站在那里的样子,有一点红酒涌上了他的面颊,乱糟糟没太打理的头发和微笑的眼睛。

“回见啊,老胡。”

他想着这些画面和声音,在心里遣词造句,又走了神。耽搁到最后紧张起来,颇带一些无奈地冲记者笑了笑,冲口而出许多自己都没想好的话,事后没敢再看那个采访。

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吗,听他讲了这件事后王凯笑话他,然后被用枕头砸了脑袋。


5

当胡歌站在领奖台上的时候,台下无数的长枪短炮闪烁着刺眼的光,并着粉丝的尖叫和台下的掌声。

王凯正坐在阴影里面,翘着腿,腰背挺得笔直。他笑着看着那许久没见的人做着一个优秀演员最应该做的事,微笑,鞠躬,说着感谢的话语。熟悉的细细软软的声音透过音响漂浮在整个会场的空气中,一瞬间的恍神后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大声地点到了。双眼重新聚焦的时间刚好足够看清台上的那人,听到他用突然坚定下来的声音说,第三次合作,是在未来的、所有的日子里。

胡歌笑着,眼睛终于弯成了月牙儿。王凯身处阴影,所有的镜头都拍不到他骤然亮起的双眼,他却看到了。他看到他抬起胳膊,在自己心的位置握成拳,告诉台上的他,好。


6

他们悄悄决定交往的时候,谁也不知道。

胡歌说,我们,在一起吧?王凯盒盒盒地笑着,然后凑上去吻他的嘴角。就这么简单。

他们偷偷地跑去看电影,偷偷地出去玩,偷偷地打视频电话。做这一行不容易,见不到的日子比在一起的加起来还要多。

到了来年的情人节,胡歌去北海道和霍先生拍了杂志写真。本来已经一个多月没见的王先生憋着气换了头像,发了微博,又一个人跑出去胡吃海喝,差点捅出篓子。见面变得越来越难。

他们决定分开的时候,还是谁也不知道。

在持续半个月没有一星半点的联系之后,胡歌发来微信,我们,分开吧?

好,王凯回了一个字。就结束了。


7

接到要在春晚表演的通知时,谁都没想到最后会是那么一个节目。胡歌先看到了王凯,他拉了拉自己西装的下摆,清了清嗓子,才走上前去。

“凯哥!”

王凯回过头,欣喜的心情从眼角流淌出来,直融化在笑容里了。

拥抱、寒暄、交换近期行程,胡歌手里悄悄掂着王凯裹在剪裁合适的西装里面的肩膀,轻叹,凯哥又瘦了。王凯爽朗地笑起来了,笑声钻进胡歌的耳朵里,钻进心脏里,突突地有点发疼。

彩排都十分顺利。到了上台前,胡歌问,紧张吗,凯哥?

咱俩一起呢,紧张啥。大狮子笑着,然后就上台了。


“不曾想过,

未来的某个美丽日落,

轻轻的你会念起我,

让风华都记得我们经历的坎坷。

……”




评论(4)

热度(48)